零點看書 > 第七小隊的XX日常 > 第七十三章 混戰

第七十三章 混戰


  “好?。?!”
  看臺上人們看到第七小隊轉眼就追回了形勢,對他們紛紛鼓掌。
  冉茗和龍雅晴更是喊出陣陣尖叫聲,引來人們的圍觀。
  “我就知道他們可以!”
  “李大叔你太棒了!”
  “張誠加油啊,贏了我和你約會!”
  “張誠!你要是敢輸,就和老娘去民政局領證?!?br/>  龍雅晴和冉茗互相瞪著大眼,幽萌萌拉著小悅悅離他們遠了一點點...
  ————
  張誠使用回溯法術成功的陰了魏明一手,剛想說點硬話就連打兩個打噴嚏。
  “這是誰又惦記我呢?”
  場上的形式又回到了開始階段,張誠的第七小隊在人數對等的情況下反而占優,誰讓他們隊的平均功力最高。
  張誠見便宜已經占了,準備招呼李志先行撤退。
  十八郎和雯子關系一向很好,見雯子被淘汰,心中大怒,一連斬出十幾道刀氣攻向張誠。
  十八郎的刀也是從軍需處領取的,是前十大門派中青石城長老夏侯禮的佩刀,名為碎星,有208道符文。好刀配上十八郎的好刀法發揮出的威力克不是1+1這么簡單。
  但張誠也是今非昔比了,他的盾牌窮奇更是算的上寶兵,比十八郎的刀更好。他沒有正面格擋全部十八郎攻擊他的刀氣,而只擋住了幾記速度較快,無法躲避的攻擊便向后跳下巨石。
  但魏明和十八郎怎么能放他離開。只見魏明的右手再次變形纏上十八郎的腰部,高喊一聲:“走你!”
  十八郎被扔過巨石正好攔在張誠和李志中間,他亮開架勢,怪叫一聲和張誠戰到一處。
  張誠和十八郎是見招拆招,雖然已守為主,但不時的一下反擊就能擾的十八郎節奏混亂。
  李志見十八郎纏住了張誠,便跳上碧空劍,從空中一連激發數道法術攻擊魏明。
  但魏明的義體是魔都大學最新的修真科技成果,功能眾多。
  他的右臂小臂處又激發出一面光盾,一邊防御李志的法術,一邊拉近距離使用飛拳攻擊李志。
  還好李志先一步占了飛行的優勢,魏明的攻擊完全打不中李志。
  雖然雯子已經淘汰,但不代表朱隆草就無法探查魏明他們的情況,他的藤蔓也有一定的偵查能力。他盡量的延伸藤蔓的范圍,只要能包圍張誠和李志,場面的形式就會向他們一邊傾斜。但他還沒完成合圍,就發現了另一個人的身影,正是第二大隊第五小隊隊長苦水。
  苦水得知傅賓對蒲濤、趙片虎視眈眈,并沒有立刻返回救援。他略一思索便想清楚,傅賓一個剛剛升到天仙的人正面較量大概率不是蒲濤和趙片的對手。所以他命令蒲濤、趙片固守待援,不給傅賓突襲的機會,同時向魏明小隊的方向進發。
  “我們小隊的正面戰斗的實力最差,只有把水搞渾才有機會?!?br/>  帶著這種想法,苦水一頭扎進正在繞后的朱隆草的藤蔓之中,見到朱隆草的藤蔓還打了打招呼,“別攻擊我,魏明不是張誠的對手,我是來幫他的?!?br/>  朱隆草反復思索,又看了看對戰中的魏明和十八郎,決定還是放他過去。
  “等我包圍了你們,你們全跑不掉?!?br/>  ...
  進入戰圈的苦水先觀察了一下形勢,他這一觀察不要緊,其他四人都發現了他的身影。
  “老苦,幫我們,朱隆草的藤蔓鋪展開,咱們誰都不是對手?!?br/>  張誠勸說苦水道。
  魏明心下一緊,道:“別聽他的,他們隊正面強攻能力最強,先讓他們出局再說?!?br/>  苦水呵呵一笑,沒有聽任何人的話攻擊某人,而是使用了召喚術。他的工作證中有各類召喚術數十個,雖然大部分都是重復的,同時在場只能有一只同類召喚物,但他還是先后召喚出六個寶寶。分別是神游境的霹靂獸,神游境的幻金鼠,神游境的火球怪,返虛境的螳螂怪,返虛境的跳跳綿羊,和地仙巔峰級別的蠻獸。
  螳螂怪飛到空中攻擊李志。李志雖然發現了苦水的動作,但低估了螳螂怪的速度,躲避不及,被螳螂怪的刀臂攻擊連中兩下。還好螳螂怪等級較低,只對李志的防御值造成少量損傷,但李志也無法持續壓制魏明了。
  魏明剛剛擺脫了李志的壓制,剛想幫助十八郎攻擊張誠,就險些被蠻獸撲倒在地。還好魏明的手腕噴射出高溫火焰逼退了蠻獸。
  魏明大喊:“苦瓜臉,你到底是幫誰的!”
  苦水躲在跳跳綿羊的后面,命令霹靂獸和火球怪攻擊形勢稍微占優的張誠,回道:“老子誰也不幫,就是搗亂來的?!?br/>  張誠躲開霹靂獸的一記閃電,又擋住火球怪土的一發火球,喊道:“斷手的,不如我們先把苦瓜臉干掉?!?br/>  魏明沒有回話,十八郎舉刀高喊:“好啊,咱們一起?!?br/>  但他說是一起,刀鋒還是沖著張誠的腦袋而去。
  張誠只能先防御十八郎的攻擊。
  李志已經穩重陣腳,螳螂怪速度雖然挺快,但攻擊力不行。他為自己吟唱了一個防御法術,就不理螳螂怪的攻擊了,見魏明在和一個大個怪獸摔跤,干脆不再理他,準備幫助張誠,使用法術攻擊十八郎。
  李志的想法不錯,但苦水此時洞察全局又怎么可能讓他如愿呢?
  “跳跳綿羊,跳到螳螂怪的身上,纏住李志?!?br/>  外形和其他幾個召喚獸完全不同的風格的跳跳綿羊撲棱撲棱地跳到了螳螂怪身上,被螳螂怪送到了李志身邊,使用了天賦法術——生長。
  這個法術沒有什么特殊的作用,只是在很少的時間內使自身的毛發飛速生長。
  剛剛發出兩道法術的李志突然發現有什么東西纏上了他的雙腿,低頭一看居然全是羊毛。這些羊毛還在瘋狂的變長,眼瞅著就要攀上他的胸口了。
  李志連忙喊碧空劍來斬斷這些羊毛,但碧空怕傷到李志,斬了幾下效果不好,李志還和跳跳綿羊直接落到地上,彈了幾下之后,李志也被羊毛覆蓋了。
  “咩咩~”
  跳跳綿羊的羊毛一旦開始生長就絕不會停止,只有兩種方法能使它停止。一種是擊殺跳跳綿羊或者它的控制者,還有一種是熬到召喚時間結束。
  碧空想攻擊跳跳綿羊的本體,但所看之處全是一片羊毛,找不到它的本體,只能試著攻擊,但卻傳來李志的兩聲驚呼,他扎錯人了。
  飛艇的大屏上李志的防御值因為碧空扎錯也下降了不少。
  苦水再次下令,“螳螂怪,攻擊那柄飛劍?!?br/>  碧空一看不好,他也被盯上了,控制著自己本體帶著螳螂怪開始在場地里繞圈。
  此時這個戰場又陷入了短暫的平衡期。張誠一邊躲避霹靂獸和火球怪的攻擊一邊和十八郎互毆,一時誰也無法戰勝對手;魏明和體型巨大的蠻獸較量,雖然他等級更高,但蠻獸攻擊起來毫不在意自身的損失,兼之力量巨大,魏明又不是張誠那種力量型的修士,短時間似乎無法和這只蠻獸分出勝負;李志又被一直綿羊纏住了;碧空在和螳螂怪賽跑。
  苦水呵呵一笑,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他自然是可以通過召喚獸的感知知道李志的具體位置的。
  苦水召喚出他的武器——一把投矛。只見他右腳踏前一步,左腿向前邁出一大步,同時把毛尖伸向前方,右腿邁出上體右轉引槍,左腿再向前邁出上體側對準李志方向,左腳著地引好槍,上體稍有后倒,兩腿在空中交換,左腳向前邁出一大步,腳跟先著地,進而到全腳掌著地,右腿用力蹬地,同時轉體從肩上擲出投矛。
  這投毛有破甲、一擊、侵蝕等多種附魔,七只一套,是苦水的專用武器,威力端是驚人。
  這矛果然一擊就打破李志身上“金剛”的防御值,觸發了“監牢”。
  李志被淘汰了,苦水興奮的握了握拳頭,場邊的幽萌萌也氣憤的握緊了她透明的拳頭。
  但苦水的興奮也沒持續太久,他的召喚獸霹靂獸和火球怪就被一把大刀一擊帶走,同時他的防御值也猛地下降一大塊。
  傅賓從陰影中露出他的身影。
  “苦隊長,別太開心,咱們來下一回合?!?br/>  
  
公式规律开奖结果历史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