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人化靈傳 > 第三十節 完成復仇

第三十節 完成復仇


  
  何府內院,凌晨夜晚,正是夜黑風高殺人夜,內院尸體一片,對戰雙方只剩下林岳三人,和萬昆還有一個抱著自己兒子尸體的何猛。林岳一直看著萬昆,他一直到不動手林岳有些不解的說:“喂,你干嘛呢?到底打不打啊,在哪里裝什么高手???”
  萬昆滿臉不屑的說:“希望待會你的戰斗力能配得上你的牙尖嘴利,你個鄉村匹夫?!绷衷酪泊笮Φ恼f到:“別那么多廢話了,趕緊動手吧,我們還趕著回家睡覺啊?!甭牭竭@里萬昆就再也忍不住了抬手就扔出兩個飛針直射林岳的雙眼,而林岳也沒有在意萬昆的飛針只是緩緩的抬起手來伸出兩根手指,然后左右撥動了一下就把兩個飛針給彈開了。
  彈開飛針后,林岳又嘲諷的說到:“什么玩意,一個大男人用女人的繡花針當武器,你還要臉不要?!比f昆咬牙切齒的說:“好你一個山野痞夫,今天我就要用我的血針把你扎成馬蜂窩!”說完后雙手再次提起來,手指中出現血針,手腕用力一扔射向林岳,剛剛發出一波血針后又開始在手中出現血針再扔向林岳,一波接一波的射向林岳。
  林岳把手向后一伸對著金一勾了勾手,金一順手就把自己手中的鐵棍槍扔向林岳,拿到鐵棍槍的一瞬間林岳便開始旋轉手中的鐵棍槍,不停的在身前不停的旋轉來擋住飛過來的飛針,就這樣一方雙手扔飛針一方單手擋飛針。
  當萬昆最后一波飛針扔完了以后,林岳也停止了手中旋轉的棍槍。林岳看著被自己擊落在身邊無數的飛針,林岳搖了搖頭的嘆息到:“就這么點本事嗎?你要是再不拿出真東西的話,我可就要出手了?!比f昆聽到林岳說的微微一笑:“既然你一心求死,那我就成全你!”說完便伸出雙手對著林岳大聲一呵:“千聚血針?!痹旧斐龅碾p手成虎爪形態,被林岳擊落在地上的血針開始抖動起來,突然原本落到地上的血針開始飛起來,飛回到萬昆的身邊,并在萬昆的雙手前開始凝聚起來,等到到最后一根針飛回萬昆身前,一根巨大的血紅色的針停留在半空中。
  林岳看著一根根小子凝聚起來形成一個大針不由的發出一聲:“我去,好大一根針??!”正當林岳在感嘆針大的時候,萬昆就發出怒吼聲:“受死吧!”雙手推著巨針就向林岳而去。林岳看到沖自己而來的飛針將手里的鐵棍槍插入地面,隨后單手一招赤炎槍出現在手中,等到針尖即將靠近自己的時候,單手握槍對著針尖就刺過去。
  當針尖對上赤炎槍的槍尖時,萬昆本來推著血針前進的步伐就停住了,而萬昆發現自己的腳步停下來了,便開始加大自己的靈氣注入血針中,一時間萬昆腳下的石板磚都被踩裂開了,然后兇狠的大叫一聲:“呀.....哎?!倍衷缆牭饺f昆的叫聲,感受到血針開始加大靈力向自己靠近。林岳只是手臂輕輕用力一扭,然后松開手掌就看見赤炎槍高速的旋轉起來,直接就鉆開了血針的針尖,再一步一步的從針尖開始將血針鉆成碎片了,直到將血針的最后一點點鉆碎,然后穩穩的停留在萬昆的眉心前一動不動??吹某嘌讟屚T谧约好夹那?,槍尖緊緊的挨著自己的皮膚,一瞬間死亡的氣息籠罩著萬昆。
  林岳慢慢的走到萬昆的面前,睜大眼睛看著他說到:“是你殺的金地老村長?”萬昆因為害怕開始結結巴巴的說的:“是,是,是何猛花錢讓我殺,殺殺,殺的。他,他他,他告訴我說你們哪里有好的野生的靈藥,只要殺了你我可以隨便取。前輩別殺我,前輩饒命啊?!碑斎f昆看到自己的血針被赤炎槍給擊碎的時候就知道,面前這個人是自己無法匹敵的,單說這個武器就算是自己的師傅來了估計也要卑躬屈膝。越想越害怕,萬昆全身開始顫抖起來,而林岳則是看向一旁的何猛。
  原本抱著自己兒子尸體的何猛,看到萬昆被打敗了而且目前還是一副求生的樣子,何猛趕忙丟掉自己的兒子的尸首跑到林岳的面前,撲通直接跪下抱著林岳的腿就說到:“林大爺,不是我讓殺你們村長和村民的,是萬昆說殺的,而且你們的老村長也是被他的血針刺破了大腦,包括你們的村民也是萬昆說殺一半留一半的。雖然我是想報仇但是我真的是只想找您一人啊,是他要我殺了你們的村民,還請林爺你明鑒??!”說完松開林岳的腿就開始磕頭。
  林岳看著磕頭的何猛,一把就將何猛給扶起來,對著何猛笑嘻嘻的說:“這樣,我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你把他殺了,我就放過你怎么樣!”說完用手一招就把何猛的大環刀拿到了手上遞給何猛。何猛聽到林岳說的話,又看著林岳最后點了點頭,接過林岳手中的大環刀便緩步向萬昆走過去,看到何猛走向萬昆,林岳召回自己的赤炎槍。
  何猛拿著大環刀靠近萬昆,對著萬昆就說到:“萬爺快走,記得讓門主為我和我兒子報仇?!闭f完猛的一把將萬昆推向后方,讓萬昆逃離,自己則是轉身對著林岳揮動而去,看到何猛的做法,林岳仿佛是知道一樣然后搖了搖頭說到:“給你機會活命你不要,那就不要怪我了?!闭f完眼神中透露出一股殺意,然后用力將赤炎槍丟出去,空中只留下一道殘影,赤炎槍穿過何猛飛向逃跑的萬昆,只聽到萬昆發出一聲慘叫:“啊....”再一眼看過去,原本沖林岳而來的何猛胸前一個洞,然后倒地,而萬昆則是被赤炎槍從背后刺穿了,而林岳站在萬昆的身邊一手抓住赤炎槍靠著他的耳邊說到:“你覺得你跑的掉嗎?”萬昆痛苦的說到:“我血針門不會放過你的!”說完便死了,而林岳抽出萬昆身體里的赤炎槍輕聲的說到:“你放心,我肯定會去找你們血針門的!”說完提著萬昆的尸體回到古易和金一的身邊,然后一把將萬昆扔到地上,對著古易和金一說:“你們兩個搜一搜他們身上有沒有什么值錢的?!?br/>  聽到林岳說的話,古易和金一便開始在萬昆和何猛身上搜索,金一在何猛身上沒搜出什么東西只是在何猛身上的收納袋里找到了二十萬金幣,金一看到這么多金幣眼睛都直了,對著林岳就說到:“林叔,這么多錢我長這么大第一次看到,這么的金幣可以買好多好多食物了我們村子吃都吃不完?!绷衷勒f:“這應該是何猛這么多年從百姓身上搜刮的,你到時候把這些錢分給鎮上的村民,一個也別留!”金一只能無奈的說一句:“哦!”林岳又轉頭問古易:“怎么樣,小易搜出來些什么?”古易回答道:“林叔,我打不開著收納袋!”
  林岳接過古易手里的收納袋,看到袋口有一個血字,就是這個血字所以古易怎么打都打不開,林岳對著古易說到:“小易,你打不開是因為這個袋子的袋口被萬昆的獨有印記所封印了,只有把這個印記給破除了方可打開這個袋子。但是有一點不好就是如果你破除了印記,那他們便會知道你的靈氣,尋找你也會變得容易!”古易聽到林岳說的便著急的說到:“那林叔接下來怎么辦?我們要放棄這個收納袋嗎?”林岳說:“那怎么可能,到手的鴨子怎么可能放棄,接下來你們看好,我如何破了這印記!”
  古易和金一兩人目不轉睛的看著林岳,林岳伸出手將收納袋放在手心,然后開始釋放自己的靈氣將收納袋包裹住,慢慢的將自己的靈氣向袋口處凝聚,最后直接沖向袋口的血字,將血字全部包裹起來從袋口剝離開來。被剝離的血字出現在空中,林岳用手使勁一捏就把血字捏爆了。做完這一些動作之后林岳對著古易和金一兩人說:“知道為什么要把血字抽離出來嗎?”古易和金一搖搖頭表示不知道,林岳又繼續的說:“我抽離了就不會在收納袋上留下痕跡,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們發現不了這個印記被抹掉了。以后你們也要注意這個問題!”說完便讓古易把萬昆的收納袋打開看看里面有什么。
  古易打開萬昆的收納袋,看了看里面除了十萬金幣就是一些藥材,還有從他們村子里搶去的靈參,最后在角落的地方看到斗靈拳三個字,從收納袋里拿出來,遞到林岳手上說:“林叔,萬昆這里面就是一些藥材和金幣,就這一本功法?!绷衷澜舆^斗靈拳功法,翻開看看,對著倆人說到:“這部功法適合你們兩個,一起練習吧,這是將自己的靈氣和拳腳結合起來的功法,對你們以后使用靈氣有幫助?!闭f完便把功法又交還給古易,古易收好功法然后對著林岳說:“林叔,那其他的東西怎么辦了?”林岳說:“你們都沒有收納袋,除了將何猛的收納袋里面的金幣分出去,你把你收納袋里面的金幣分五萬給金一,然后收納袋各自保管起來就可以了!”古易和金一齊聲回到:“是,林叔!”
  林岳看了看滿地的尸體,對著倆人再次開口說道:“既然我們的事情都辦完了,那我們就離開吧,把所有的尸體都搬到一起,放火把這何府給燒了吧,沒必要在留在這個世上了。算了金一和古易倆人先去把金幣分給鎮里的百姓,我來處理這里,等弄完了我們在一起回去!分頭行動吧?!?br/>  就這樣古易和金一兩人把金幣分好后,在回到何府的時候,就看到林岳拿著火把站在何府的上空等著他們,等到林岳看到古易和金一兩人回來后,直接把火把丟到何府的內院,然后自己來到古易和金一的身邊,三人便一同離開了荷葉鎮,在三人離開的一瞬間大火四起圍繞著何府不停的燒,但是火焰卻沒有向周圍擴散一點點。
  直到第二天的清晨人們起床看到自己的家門前放著一些金幣,而原本是何府的位置只留下大火過后的灰燼,人們開始歡呼起來,因為鎮里的惡霸不見了,而自己的家里原本被搶奪的東西也有金幣補償所以大家都挺開心的!
  另一邊的金池村,大仇得報人們的心情也稍微好一些了,因為得到了斗靈拳,古易和金一回到村里便開始了練習,這一次倆人不在是單獨各自練習而是相互切磋。這一次的夜襲包括對何府的復仇,讓兩人對修行者之間的實力更加的認識清楚了,知道一個階段的差距是大的,大的可以讓你沒法比人家一出手便可以要你的性命,實力才是這個世間的硬道理,只要有強大的實力任何人都不敢得罪你!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公式规律开奖结果历史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