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獨步劍帝 > 第73章 聯合

第73章 聯合


  “滾!”薛百壽大喝一聲,而后便將最后一拳轟出,碎天拳一共七拳,拳拳不落全部轟在焚千禪身上。
  “嘭?!狈偾ФU宛如一枚炮彈,經由薛百壽之手轟出,隨即轟在大地上,將大地砸出一個巨坑。
  “咳、咳、咳、噗······”焚千禪自深坑之中爬出,伴隨陣陣劇烈的咳嗽,焚千禪噴出一口又一口鮮血,暗金色的鮮血灑在大地上,是那樣醒目。
  “你們在看戲嗎?”焚千禪擦干嘴角的鮮血,抬起頭一臉憤怒地望著眾人。
  薛百壽太強了,非一人能敵,若是再不出手,薛百壽定能將他們逐個擊破,而后揚長而去,唯有聯合,才有可能將薛百壽留下。
  “你帶他們回來干什么?”薛百壽望著悄然出現在身旁的天樞,眉頭微皺。
  “我擔心你一個人應對他們會很困難!”天樞說的倒是事實,焚千禪一人倒還好說,六圣聯合,薛百壽是絕對擋不住的!
  天樞伸出一只手,帶著無限生機翠綠色的光芒自其手臂之上滲出,隨后鉆進薛百壽的身體中,瞬息后,薛百壽被噬天神焰灼傷的手掌已經復原!
  這就是藥靈的玄妙之處,能瞬間修復傷勢,也是四絕時代體絕能站在九州巔峰最重要的因素。
  焚千禪咬牙切齒地望著天樞,眼里滿是殺意,他好不容易才對薛百壽造成的傷害,此刻全部天樞修復,他怎能不氣。
  源似夢與源非夢對視一眼,皆不由眉頭微皺,眼里閃過一道異芒,隨即不約而同地搖搖頭,像是在否定心中所想。
  冰傾城對這一切都漠不關心,她唯一關注的便是天樞身旁的薛云,她死死地盯著薛云,握緊了拳頭,眼中殺意縱橫。
  雷覆天也是一樣死死盯著薛云,不由握緊了拳頭,諸多眼神一閃而過,相比冰傾城,他更加穩重,至少在看見薛云的時候,能做到面不改色。
  玉彥一臉疑惑地望著冰傾城,他不懂為什么冰傾城看見那個男孩的時候會是這樣的反應,先前是一樣,現在也是一樣,難不成那個男孩有什么特別之處?
  “那就留下吧!正好讓他們長長見識,我沒法分神,你保護他們。網”薛百壽警惕地望著神色怪異的六人,淡淡道!
  “放心!他們兩個不會有什么危險!他們四人交給你,那兩個你就放心交給我!我能擋住他們!”
  “你們跟我走吧!我們去別的地方斗斗!”天樞望著雷覆天和冰傾城淡淡道。
  天樞抓住薛云二人的肩膀,消失在原地。
  冰傾城一言不發,眼底滿是殺意,那瘆人的寒風呼嘯而過,待到回過神來,冰傾城已經消失,剩下的唯有那一朵緩緩落下的雪花。
  “轟!”驚雷響起,雷覆天化作一道金雷,直接沖了出去,眨眼間便消失在眼底。
  “你們一起上吧!”三人離去后,薛百壽才緩緩抬起頭,望著剩余的三人冷冷道。
  “一起上,將他留下?!痹此茐舸蠛纫宦?,眼神一瞬變得堅定,任誰都無法動搖,她誓要將薛百壽留下。
  “你們先上,我先準備一下?!庇駨┑穆曇艋厥幵诒娙硕?,人卻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我來打頭陣,你們找準時機出手?!痹捶菈羯锨耙徊?,挺身而出。
  以現在的狀況來說,源非夢打頭
  陣確實是最好的選擇,焚千禪因為先前的沖動已經受了傷,而源似夢······
  源非夢面色凝重,手臂一揮,光芒閃爍間,金色巨錘已落在掌心。
  憾天錘,源族神器,錘如其名,能憾動蒼天,自源非夢成名那刻起,此錘便跟隨他。
  “撼天錘——撼天!”源非夢大喝一聲,手持金色巨錘,朝薛百壽砸去。
  天地間靈力瘋涌,匯入那金色的巨錘之中,讓那金色巨錘威勢更上一層樓,給人一種仿佛真能震碎天地的感覺。
  “來得好!碎穹!”薛百壽眼底滿是驚駭,當即轟出一拳。
  碎穹乃是碎天拳第七拳,拳勢滔天,欲踏天碎穹,與神爭雄。
  “咔咔咔······”空間碎裂的聲音響起,兩人強力的一擊,將天地轟碎,黑色的虛空呼嘯,張開那黑色的大口,欲想將一切吞噬殆盡,霎時間,狂風驟起,席卷天地間的一切,將天地間所有送往那黑色的虛空。
  “給我下去?!痹捶菈艟痈吲R下大喝一聲,將更浩瀚的靈力注入憾天錘,誓要將薛百壽砸入大地之下。
  “朱雀槍?!边h處觀望的焚千禪終于找到了出手的時機,一柄火紅色的長槍落入其掌心,焚千禪握緊長槍,隨即猛地擲出,朱雀槍帶著毀滅的氣息飛向薛百壽。
  朱雀槍,炎神門神器,傳聞乃是神鳥朱雀的血液融成,神威滔天,機緣巧合之下被五祖之一的炎神門老祖所得,傳到現任炎神門主焚千禪手中。
  “奪天弓?!痹此茐羰治諍Z天弓,眉頭緊鎖,而后緩緩拉開弓弦,瞄準薛百壽,一箭射出。
  奪天弓,顧名思義便是奪天地造化為自己所用,源族神器,與憾天錘同根同源,憾天錘選擇了源非夢,而奪天弓選擇了源似夢。
  奪天之箭帶著刺穿一切的氣勢,留下道道金色的殘影,一瞬千里,眨眼便沖到薛百壽跟前。
  “滾開?!毖Π賶勰抗庖荒?,一腳猛踏大地,當即厲喝一聲,一拳轟開憾天錘,而后一個轉身,避開奪天箭,也與那毀滅天地的朱雀槍擦肩而過。
  劫后余生的薛百壽還來不及作出下一步反應,那原本離他而去的奪天箭與朱雀槍直接調轉方向,再次將矛頭對準了他。
  “恩?”薛百壽后背發涼,猛地回頭,望著那一往無前的奪天箭、朱雀槍,再次轉身,避開奪天箭,待到朱雀槍來到他身前的那一瞬,他的動作快若驚雷,用力握住朱雀槍。
  “嗡嗡嗡~”被薛百壽抓住的朱雀槍發出陣陣哀鳴,想要掙脫薛百壽那強而有力的手掌。
  薛百壽怎能讓它如愿,更加用力地握緊朱雀槍,而后蠻橫地將其插在大地上。
  也就在此刻,奪天箭再次調轉方向,依舊射向薛百壽。
  “哼!”薛百壽冷哼一聲,提起朱雀槍,用全力投擲出去,與奪天箭撞在一起。
  “轟!”神器相撞,神威滔天,恐怖的沖擊波震蕩開來,方圓十里內地表都被掀翻。
  “噗!”
  “噗!”
  源似夢和焚千禪皆是噴出一口金色的鮮血,氣息萎靡幾分,本命靈器相撞,各有損傷,他們自然也不會例外。
  “回來?!狈偾ФU將落在遠處的朱雀槍喚回,朱雀槍化作一道流光落到焚千禪掌心,望著朱雀槍扭曲的槍尖,焚千禪
  一臉肉痛。
  而相比僅僅是槍尖扭曲的朱雀槍,奪天箭更為不堪,在撞上朱雀槍的那一瞬直接化作漫天金色碎片。
  奪天箭跟朱雀槍不同,奪天箭僅有十支,每次用完后源似夢都會將其回收,以便下次使用,而此次則是直接被毀,受創的武器可以修復,但是奪天箭卻是用一支少一支,源似夢比焚千禪更為心痛。
  就在眾人僵持不動的時候,一道聲音自薛百壽的靈魂深處響起。
  “魂海龍吟?!庇駨┑穆曇舄q如九幽殺神,在眾人不經意間響起,化作夢魘,令薛百壽臉色驚變。玉彥話音落下,炸裂靈魂的龍吟聲便在薛百壽腦海內響起。
  “吼······”狂龍怒嘯,天地都要變色,莫要說是凡人薛百壽。
  “噗!”殷紅的鮮血自薛百壽嘴里噴出,靈魂的痛苦讓薛百壽直接跪在了地上,他死死捂住腦袋,在地上不停地翻滾,皺縮的瞳孔里滿是絕望。
  “啊······”
  煉體師最怕的就是魂師,煉體師肉體強大,靈修根本就他們造不成多大的傷害。
  但魂師不一樣,魂師的攻擊直接對人的靈魂造成難以挽回的損傷,不管煉體師的肉體強悍到何種程度,都無法阻擋魂師對自己靈魂的攻擊,除非你是煉體師的同時也是一位極為強大的魂師。
  但是這樣的事情幾乎是不可能存在的,若是煉體師有成為強大魂修的資格,還有人愿意成為煉體師嗎?
  當然沒人愿意,要不是沒有選擇,誰又愿意成為煉體師呢?
  正所謂一物降一物,強大得毀天滅地的薛百壽也會有懼怕的東西,強大的魂師對于薛百壽來說,就是一種噩夢般的存在。
  “限制他的行動,不要傷害他?!痹此茐敉纯嗖豢暗难Π賶?,眼底滿是擔憂,她知道現在是薛百壽最為脆弱的時候,此刻不出手更待何時?但同時她也擔心,薛百壽會不會受傷太重有生命危險?
  源似夢話音落下,源非夢便化作一道流光沖向薛百壽,手里一套法訣打出,漫天靈力在頃刻聚集起來,化作數根金色的鎖鏈,金色鎖鏈飛向薛百壽并鎖住他的四肢。
  “你這樣根本就封不住他,等他回過神來,絕對能掙脫你這靈力鎖鏈?!狈偾ФU落下,他望著神色痛苦的薛百壽冷冷笑道,掛在其臉上那陰森恐怖的笑讓人忍不住膽寒。
  “焚千禪你干什么?”源似夢心中一驚,她不知道焚千禪究竟在想什么,但她知道深愛自己的焚千禪絕對不會讓薛百壽好過。
  “沒什么!只是不希望再有變故發生而已,畢竟他可是七圣最強的存在啊,稍稍放下戒備他就會反撲,我們所有的努力也會付諸東流?!?br/>  焚千禪抬起腳,將薛百壽的手臂踩在腳下,而另一只腳則是踩在薛百壽的腦袋上,隨后緩緩抬起手中的朱雀槍。
  焚千禪體內的噬天神焰瞬間涌出,隨后纏繞在朱雀槍上,焚千禪手腕一動,用朱雀槍刺向薛百壽的手背。
  “嗤嗤嗤~”噬天神焰灼燒薛百壽的肌膚,一絲絲深入,縷縷青煙升起,焦臭味隨著熱浪飄過源似夢鼻尖。。
  源似夢目光一凝,一臉心痛,用命令的口吻朝焚千禪大吼道:“住手!”
  源似夢的怒吼,焚千禪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他加大力度,繼續朝下刺。
公式规律开奖结果历史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