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我爹真不是反派 > 一百二十六章 我準備好了,我真的準備好了

一百二十六章 我準備好了,我真的準備好了


  趙無衣和張明返回院子后,院子氣氛一度陷入詭異之中,每個人沉默不言,直到張明去做飯。
  張明苦惱于趙無衣今日的舉動,因為他的無能,吃軟飯吃到女方認為自己的任性,使她不能保護好自己。
  “怎么,你跟她吵架了?!?br/>  王月白走進廚房內,幫張明整理廚具碗筷。
  “我覺得,我的實力不足于打敗你之前,我們需要保持適當的距離,比較合適?!?br/>  “那是你覺得,我要我覺得,我覺得我們倆挺合適?!?br/>  張明放下鍋上的長勺,他越發搞不懂王月白和趙無衣的心思,女人心,海底針,沒有半點兒錯誤。
  王月白不懂張明跑出廚房瞧了兩眼,甚至跑到自己身旁警惕說了兩句話,令自己哭笑不得。
  “你倆不會合作,故意跑來套我話吧?”張明一臉疑惑說道。
  “我覺得你經驗豐富,難怪能騙得這么多女人?!?br/>  王月白說完之后,踩了張明一腳,連帶桌上的廚具碗筷紛紛扔在地上。
  “哼!”
  張明忍住腳上的疼痛,最后冒出一個字,表明自己不服輸的個性。
  洛陽宮,大正殿
  此時殿內重重帳幕被宮人們掀起,數名豫州衛統領伺候在一旁,清風尚舉起成州府地圖替在場的諸位講解。
  豫州君無精打采看著清風尚的講述,他早知曉其中的內容,只是事前的最后謀劃。
  “我們想問大統領,一擊不中,又該如何呢?”
  一位統領提出自己的意見,他看來豫州衛的實力比揚州衛強太多,取得勝利不是問題,但是一擊之中成功風險不能保證。
  “我們應該有信心,強大的豫州衛一定會趕在日落前到成州府吃晚飯?!鼻屣L尚堅定說道。
  豫州君手中的畫筆差點握不住,他沒想到清風尚說出這句話,聽起來異常耳熟,只是講起這段話的后果,都會陷入持久戰。
  “大統領,我對英勇的豫州衛能取得勝利絲毫不懷疑,如果揚州君有準備,我不認為豫州衛能擋住擁有天格的封天強者?!?br/>  清風尚把目光投向豫州君,這個問題他早有準備,只不過答案需要由豫州君來說明,最后的結果要一錘定音。
  “你覺得揚州君那個小毛孩能對付本君嗎?拿到長劍的小毛孩始終是小毛孩,一把長劍改變不了任何問題?!?br/>  豫州君說話時間不長,言語不多,卻能給人們一股鼓勵的味道,他們堅信在豫州君的領導下取得勝利。
  一名統領沒有被豫州君的話沖昏頭腦,他了解九州的局勢,揚州隱藏一個人,這個人遠比揚州君更為重要。
  拿下揚州震驚九州的第一步,不能不考慮這個人的存在。
  “臣冒死敢問陛下,清風公子怎樣防備呢?”
  統領的一句話猶如平地一聲驚雷,吸引其他人的目光。作為豫州的高級官員,軍方代表人物,他們知道清風公子的威脅性。
  豫州君瞥了眼小統領,外加一旁唯唯諾諾的統領們,心中給他畫上小圓圈,他欣賞能直接提出意見的官員。
  “清風和揚州君的本質有區別,揚州君身負揚州天格,他不得不守,清風公子沒有揚州天格,代表我們之間沒有利害關系?!?br/>  “陛下的意思是等待清風公子開出的價碼?!鼻屣L尚解釋說道。
  清風在揚州素有威名,拿下他,等于拿下半個揚州,剩下就是揚州君了。
  “一切前提是我們能否快速拿下成州府,望諸君共勉?!?br/>  豫州君扔下手中的畫筆,說下最后一句話,他想起多年前勒馬雍州長安府的情景,多年來的夙愿,將在這一刻開啟。
  揚州的烽火即將揚起之際,揚州君卻忙于鎮壓朝內的輿論。攻城為下,攻心為上的計謀被禮親王運自如。
  清風公子和揚州君的矛盾被有心人激化,揚州內部的人心紛紛亂了起來,沒有人能說出一個所以然。
  清風府閉門不出,更加給外人遐想的空間,甚至有朝臣登門拜訪清風府,遭到清風公子的拒絕,他同樣等待某一人的回應。
  成州府身處豫州和揚州的前線,張明和趙無衣能感覺到風暴的逐漸降臨,只有王月白一副沒心沒肺的模樣,三千年后九州會變成怎么呢?她哪管洪水滔天。
  “你準備好嗎?”
  “我準備好了,我真的準備好了?!?br/>  一張香案上擺放木筒和數支木簽,趙無衣和張明相視而坐。
  “你先,還是我先?”趙無衣客套說道。
  張明眼睛忍不住跳了跳,對于趙無衣提出看天命這個做法,他不認同。
  老天爺多寒磣的一個人,把自己的命運寄托到他的身上,不是聰明的做法,尤其對面是一條龍。
  “難道你想反悔?”趙無衣皺著眉說道。
  “怎么會呢?我覺得女士優先,要不,你先請?”
  張明諂媚的模樣,頗讓趙無衣喜歡,她幾時見到過張明這個樣子,以往張明的高傲得讓趙無衣像塊牛皮糖倒貼,才能得到他的理會。
  一陣風從窗外呼嘯而過,吹動屋內的燭火,搖搖晃晃,張明咽了口口水,拿起香案上的木筒,警惕看了眼趙無衣。
  “記住我們的約定,你反悔,到時連簽訂天道約的資格都沒有?!壁w無衣揮動小拳頭說道。
  張明的眼中趙無衣不再可愛,反而是猛獸盯住自己的獵物,時刻準備下手。
  “師父以前說過拖延癥晚期,這是病得治?!?br/>  乒乒乓乓聲中,張明搖出第一支木簽,趙無衣目光投向張明之際,一只手擋住木簽上的文字。
  “要不,我們考慮一下。我們好歹是九州戰力頂端人物,總不能把命運寄托在搖木簽。你覺得呢?”
  趙無衣瞥了張明一眼,心中越發瞧不起現在的張明。只見她拿起香案上的木筒,向張明冷哼一聲。
  “我一根一根把木簽挑出來,結果昭然若揭,你不要垂死掙扎行嗎?”
  張明手中的木簽和擋住的姿勢突然就不香起來。
  砰!
  巨大的轟鳴聲吸引趙無衣的注意力,她感覺到一股熟悉的氣息來臨。
  該來的終究回來。
  “等會,你把木簽吃進去也是新學的技能?!?br/>  
  
公式规律开奖结果历史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