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我只想安靜地當贅婿 > 14 北齊金龍現!

14 北齊金龍現!


  “是,兒臣告退?!?br/>  高演見此,這才起身退去。
  至始至終,他都表現出十分痛恨楚國,急于討伐楚國的急切模樣。
  這與孫瑾的謀劃一至。
  孫瑾不再謀劃除去高演,反過來替高演說好話。
  .............
  …………
  第二天,魏無忌和燕云十八騎,扮作戲子,輕易進城。
  在高演的幫助下,他們住在一處別院。
  高演悄悄到來,笑說道:“魏兄果然高明,經此一事之后,現在孫瑾已經相信我與他是一條心了,父皇也對我很滿意,還說前線有了消息,便立刻告訴我?!?br/>  “很好!”
  魏無忌笑著點頭,“咱們現在,該進行下一步了...”
  “下一步?”
  高演皺眉問道,“魏兄,是要殺我父皇嗎?”
  “不!”
  魏無忌搖頭,“你父皇殯天之事,你不用操心,我自有辦法。你現在要做的是掌控益都,你可知益都御林軍兵權,在何人手上?”
  “高粱!”
  高演一口道出來人姓名。
  “他是何人?”
  魏無忌問道。
  高演深吸一口氣,然后來回渡步,出聲道:“高粱是我叔父,當年,我父皇與各叔伯爭奪皇位時,唯獨他沒有參與?!?br/>  “事后,我父皇成為皇帝,便任命他為御林軍統領?!?br/>  “叔父恐被猜忌,自行割去命根,成為太監?!?br/>  “因此,我父皇更加看重他,對他十分敬重和信任?!?br/>  “這些年來,一直都是他御林軍統領的職位,從無人敢覬覦?!?br/>  魏無忌不禁蹙眉,“如此說,你叔父膽小如鼠?”
  “呃...應該是吧……”
  高演頓聲道,“但是...他對我父皇,一定是忠心耿耿的?!?br/>  “哼,忠心耿耿?”
  魏無忌忍不住冷笑道,“只怕是假的而已,待我略施小計,叫他失去信任。你趁機掌控御林軍,為繼位做準備!”
  “不知魏兄準備如何做?”
  高演十分好奇。
  似高粱那樣忠臣的將領,還是王叔,也會失去信任嗎?
  魏無忌道:“這你就別管了,回去準備一篇討伐楚國的檄文,寫好之后,送去給你父皇,討他歡心。剩余的事,我都為你辦好?!?br/>  “有勞魏兄?!?br/>  高演退去。
  討伐楚國的檄文,需要高才之士撰寫,高演才氣不足,哪敢獻丑。
  他回府后,招來許多幕賓,讓他們幫忙撰寫。
  之后,再以他自己的文筆,修改出檄文。
  次日。
  高演捧著檄文,去見北齊皇帝。
  “父皇,我們討伐楚國,不能沒有檄文,不然會被他國笑話?!?br/>  高演獻上檄文,說道:“這是兒臣連夜趕寫的伐楚檄文,請父皇過目?!?br/>  “哦?快拿來?!?br/>  北齊皇帝命人取來檄文,打開來看,心中詫異,“演兒,這真是你寫的嗎?”
  “是的?!?br/>  “好好...你背誦與朕聽?!?br/>  北齊皇帝并不相信。
  他對自己的兒子很清楚,高演的才氣,并不足以寫出這樣雄壯的檄文。
  高演早有準備,將檄文背出。
  “昔楚弱勢,伏拜眾國,外無抵敵之策,內無安民之心,百姓論難,食不果腹,翹首盼待明君。今吾北齊帶甲百萬,良將千員,以穿穹之勢,討伐...”
  待高演背誦完,而且還一字不差,北齊皇帝大喜,“好好...演兒果然不讓為父失望,你的文章又精進了,此篇檄文發布天下,必令楚國膽喪?!?br/>  “來人...”
  北齊皇帝喊聲之下,從門外跑進來一個侍衛。
  “速將此檄文抄寫百份,送至邊關。另外送幾份去郢都,也讓魏無忌和楚皇看看?!?br/>  他將檄文交給侍衛。
  侍衛領命離去。
  就在這時,北齊皇帝咳嗽了幾聲,捂著胸口:“最近不知何故,總是胸悶...感覺喘不上氣?!?br/>  “父皇,您沒事吧?”高演心驚。
  難道,是魏無忌在他父皇飲食里,做了手腳嗎?
  還是別的什么原因?
  他父皇,竟然無緣無故胸悶。
  這等手段,令高演不寒而栗。
  “沒事,朕歇歇就好,你先退下吧?!被实蹞]手道。
  “遵旨,兒臣告退?!?br/>  高演很想知道,他父親是怎么得病的。
  于是,他趕緊去見了魏無忌。
  “太子,你怎么在白天過來了,不怕被人看見嗎?”
  魏無忌將高演拽進房中。
  高演問:“魏兄,我父皇剛才胸悶,是何緣故?”
  魏無忌道:“我說了,這件事情不用你操心,你只管討你父皇的歡心即了。你要知道,你的目標是登上皇位!”
  “而要做到這一點,你父皇必須死!”
  “他現在只是胸悶,你就這樣著急嗎?還是你心軟了?”
  “我...”
  高演一時語塞。
  雖說,皇室親情薄如紙,高演也算心狠手辣之輩,可是親眼見到自己父親被害,還是令他有些難受。
  魏無忌哼道:“莫怪我沒提醒你。這是你死我活的斗爭,誰先心軟,說就會死。若是讓你父皇知道,你在暗害他??峙隆挪粫櫮钍裁从H情?!?br/>  這話有威脅之意,更是給高演提了個醒。
  他慢慢的狠下心來,說道:“請魏兄放心,我不會再過問此事,你盡管施為吧?!?br/>  ..........
  數日后,益都出現了一大事。
  北齊皇帝,去高粱府上串門。
  他無意中發現,有金光從高粱房中射出。
  于是走近去看,卻什么也沒看見。
  他以為自己患病,出現幻覺了。
  而后,他與高粱相談甚歡,期間去廁所一次,經過廂房時,再次瞧見剛才的客廳,出現了金光。
  甚至,還有一條虛虛實實的金龍,從房頂上盤踞。
  他被嚇了一跳,飛快的跑回客廳。
  只見高粱,此時正坐在那里飲茶。
  “皇上...”
  高粱對他十分恭敬,起身見禮。
  “哼!”
  北齊皇帝連廁所也沒上,趕回了皇宮。
  自這一日起,他總是在夜間帶人去高粱府外。
  每次他去,都會看見金光和金龍,出現在距離高粱不遠的地方。
  這令他感到毛骨悚然,心中顫栗。
  難道說...高粱有天子之相嗎?
  不對,高粱都成太監了,不可能再繼承皇位啊…
  北齊皇帝再次壓下心中的懷疑。
  直到這一天晚上,他派密探去高粱府,秘密探查,竟然在后房中找出一件龍袍。
  還有一些兵刃。。
  北齊皇帝大怒,將高粱招去皇宮,當場免去他本兼各職,打入天牢。
  高演得知消息后趕來,裝作心疼叔父,不忍看叔父去天牢受罪,苦苦哀求北齊皇帝。
公式规律开奖结果历史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