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唐晟春秋 > 第210話 北齊的聯姻提議

第210話 北齊的聯姻提議


  鑒于熊進的報告,面對著陳國越來越囂張的氣焰,趙忠信早便有了出兵教訓陳國的打算!只是礙于此前南北齊戰局緊張,宋國消耗了大量的元氣暫時無法對陳國出手!
  而如今,南北齊已經達成和解,宋國主力大軍也從北齊重新撤回國內!經過一段時間的恢復,宋國的國力已然恢復了十之八九!
  倘若能夠借著此次機會與北齊的關系更上一層樓,那么便如趙忠繁所言的一般,宋國便有了北上先于陳國出兵討伐的先決條件了!
  “忠繁說得有道理,只不過倘若如此,明姬會不會太可憐了點?”趙忠信無奈地說道。
  趙忠繁聽了趙忠信的話,似乎有些驚訝于趙忠信竟會在此事上,在意一名女子的想法!畢竟,現在趙忠信可不是一般人,也不僅僅是唐晟趙家的一家之主!他身上肩負著整個宋國的榮辱興衰,背負著所有深愛著宋國之人的期望!他,已經不屬于他自己了……
  或許是兄長肩負了太多太多,宋國所有的人幾乎都已經將他當作了神明一般給供著,卻忘記了他始終還是個有血有肉的人!他是宋國國主的父親,同時也是明姬公主的丈夫,更是自己血脈相連的兄弟!
  如他所說,明姬作為前朝公主趙元忠的女兒,從小便沒有受過太多來自父母的愛!年紀輕輕便要成為政治聯姻的犧牲品!她膝下的兩個孩子等同于是她唯一的依靠!而此時,這兩個孩子卻一樣要步她自己的后塵成為政治的犧牲品!也無怪趙忠信會有如此感慨了……
  趙忠繁聽到趙忠信的話,不知道要如何說,只能勸道:“既然生在帝王家,這也許便是他們的宿命吧!以明姬大人的賢惠,應該能理解這道理的!兄長您也不必太過糾結了……
  況且,北齊國主姜正幸大人是位仁君,其膝下子女想必自然也將受到極好的教育!此次聯姻也必然會是令人羨慕的金玉良緣的!”
  趙忠信聽了趙忠繁的話,也只得輕輕嘆了口氣!雖說知道趙忠繁也只是在安慰他,但畢竟是自己的親兄弟的一份心,多少也讓他的心里稍微舒服了點……
  “也只能如此想了!謝謝你,忠繁!”趙忠信欣慰地說道。
  “客氣了,兄長……”趙忠繁行了一禮道。
  如此,宋國與北齊的聯姻一事,便如此,幾乎毫無意外地受到了宋國重臣的一致支持!然而,此事最難的還是趙忠信應該如何將此事與自己的發妻,宋國的太后——明姬提及此事了……
  畢竟,趙忠信是如此地疼愛他的這位妻子,而這一對兒女又都是她的心頭肉!此前為了讓阿勝(趙信勝)繼位一事,明姬已然傷透了心!而這一次,趙忠信實在不知道怎么跟她說起此事!可為了宋國的發展,為了宋國往后的戰略大局,他又不得不硬著頭皮找到了明姬……
  “大君上回來了?看您今天又流了不少的汗,今天又是辛苦的一天吧?……”
  剛剛到了門口,明姬便帶著一眾侍女出門迎接自己的到來!一通地標準化的服侍,趙忠信已然換上了平日起居用的便服……
  自從明姬回到國都,這都成為了每天必須經歷的必修課了!明姬不愧是名門之女,舉手投足間的言行舉止高貴端莊而恰到好處,且從不做出失禮出格之事!
  起初趙忠信對于明姬的這一套還稍微感覺如此有些不習慣,畢竟趙忠信自小便在唐晟那鄉下地方習慣了每天打鬧上山下海的閑云野鶴!
  可明姬說他今時今日的身份已經不同于往日,必須堅持遵照舊禮來規范宋國大君的飲食起居,才能以此成為家臣們的典范!最終趙忠信自然是胳膊擰不過大腿,也只能欣然接受了……
  而現在呢,趙忠信恐怕離了明姬這一套,倒反而有些不習慣了……
  “還好!還好!今日接見了北齊派來的特使姜清續大人,倒沒費多少力氣!倒是你,好像又瘦了許多呢!”趙忠信有一句沒一句地搭著話……
  “北齊又派來特使了?前些日子不是才剛剛派來特使嗎?”明姬笑著遞過了一條毛巾給趙忠信。
  趙忠信聽了明姬的話,有些心虛地遞過毛巾,輕輕往臉上抹了抹,似乎想掩蓋自己內心的尷尬道:“呃……是啊……興許北齊特別注重禮節吧?畢竟……禮多人不怪嘛……”
  明姬聽了趙忠信的話,頓時起了懷疑!他們倆也不是頭一天當夫妻了,又豈會看不出趙忠信有心事?平日里最討厭這些繁文縟節之人,如今怎么會說出禮多人不怪的這種話來呢?
  于是,明姬道:“大君上?您是不是有什么心事瞞著明姬呢?”
  趙忠信似乎被說中了心事,又結結巴巴地道:“啊……啊……不……沒有……”
  趙忠信的這一窘態倒把明姬給逗樂了,只見她噗呲一聲笑了出來道:“大君上,說吧,什么事?您興許不知道吧?每次您心事一被人說中,說話就開始結巴了……”
  “我……我……哪……有……”剛開完口,趙忠信便無語了,于是只能坦白道:“好吧!我還是說吧!反正此事早晚得讓你知道的!”
  見趙忠信這仿佛是切換模式一般地判若兩人,明姬忍不住又樂了……
  這下,可讓趙忠信如何開口哦?
  “明姬!”趙忠信嚴肅地對著明姬說道。
  仿佛被趙忠信這突如其來的嚴肅勁給嚇到,明姬立刻收起了笑容道:“是!”
  “本來此事我還想著如何緩緩再說的,但顯然你太了解我了,我竟然想在你面前藏住事兒,實在是太天真了!”趙忠信看了看明姬臉上那一臉天真又期待的面孔,差點又把話縮回去,最終還是咬咬牙張嘴繼續道:“此次北齊派遣特使乃是為了促成與我宋國的聯姻一事!”
  “聯姻?!又是政治聯姻嗎?”明姬聽到“聯姻”二字,心中一顫,臉上難得露出了不安的神色……
  “正是!”趙忠信堅定地答道。
  “非要與北齊聯姻不可嗎?”明姬問道。
  “此事事關重大已經在朝堂之上與各重臣商議過了!盡管經過這些年的發展,宋國國力大增!可還不是強到天下無敵的地步,我們依舊是需要借助北齊的力量!不過……”趙忠信頓了頓,有些不敢看明姬的雙眼微微轉過了頭道:“我知道兩個孩子在你心中的位置,倘若你心有不舍的話,我便推了此事!畢竟我們還是有著與北齊的同盟關系……”
  其實,趙忠信說此話還是有些心虛!畢竟,一紙盟書的分量,在這大爭之世說難聽點,簡直是狗屁不如!這年頭,背盟棄信之事難道還少嗎?他如此說,也只是想讓明姬心安一點罷了!
  但是,趙忠信的內心深處卻著實是如此想的!他愛明姬,也會尊重她的想法!倘若明姬執意不同意這門親事,趙忠信也會毫不猶豫地回絕北齊的聯姻提議!少了北齊這個堅實的盟友,大不了就靠著宋國自己支撐著,宋國也從不畏懼來自任何一個方向迎來之敵!
  “那就答應北齊吧!”明姬笑道。
  “什么?!”趙忠信幾乎有點懷疑自己的耳朵,轉頭看向明姬的臉龐,上下打量了一番!
  與平日無異的招牌式微笑,臉上絲毫沒有任何不滿地神色,雙眸之中盡是閃爍著對自己支持的眼光……
  “嗯!倘若此事大君上您覺得是對的,又是對宋國好的話!那便做!與北齊聯姻吧!”明姬笑道。
  在確定了明姬的狀態后,趙忠信這才問道:“我當……不是,你怎么會同意此事呢?這倆孩子,不是你的心頭肉嗎?”
  “阿勝與德姬雖說是我們的孩子,但他們從出生起便注定了不屬于我們倆,而是屬于這個國家的!我們不也是如此過來的嗎?
  是!起初您出讓國主之位給阿勝的時候,明姬確實不能理解!可自此事后,宋國內部立刻趨于穩定!這些年來,由于眾家臣的團結,宋國的各項變革得以順利實施!
  看著宋國日益強大,街上的百姓每日臉上都是洋溢著幸福的笑容!明姬便明白了!大君上所作之事,便是為了這一番國富民強的景象吧?”明姬微笑地說道。
  聽了明姬的話,趙忠信一時間竟是目瞪口呆,半天嘴都合不攏!枉他日夜與明姬朝夕相處,卻一直把他當作是一般無知婦孺一般,從沒想過明姬竟也能如此開明,思想覺悟竟是如此之高!
  欣慰之余,趙忠信的內心久久不能平靜,情不自禁地將明姬摟在了懷中,趁著明姬看不到自己的臉龐之機,偷偷掉下了眼淚……
  人非草木孰能無情?盡管附加了許多家國天下的由頭,可那畢竟也是自己的親身骨肉!趙忠信身為兩個孩子的父親因為此事尚且心如刀割,明姬身為孩子的母親,又豈能比自己好受多少?而她卻依舊保持著與平日無異地微笑,生怕自己因此而動搖……
  明姬實在是為自己為這個家為這個國承受得太多太多了!她憑借著一己之力一直在背后不斷地支撐著唐晟趙家所有人的心!她的這一生,都在為著別人而活,什么時候才能為自己考慮呢?這個家中,恐怕也只有自己能夠給她些許安慰了吧?趙忠信暗自下定決心,一定要嚴守當日承諾,守護明姬的幸福!
  想到這里,趙忠信抱著明姬的手,越發更緊了一些……
  “大……大君上,輕……”明姬剛想開口讓趙忠信輕些,卻發現他抱著自己的雙手正微微地顫抖,于是忍著身上傳來的疼痛,輕輕拍了拍趙忠信的背,安撫著他,疼惜著他……
  這一天傍晚,文倩再次回到國都,進宮來到了趙忠信的官邸……
  這是文倩歷來的慣例,她每次隨著父親外出回來國都,都會來到宮中見見明姬以及趙信勝與德姬這兩個孩子!
  照理說,這宮中乃是宋國大君國君所居住的居所,戒備森嚴,尋常人一般也是不得隨意進出的!文倩她再出身高貴,那文嵩充其量也僅僅只能稱之為有些銀兩的巨富,一介平民商人而已!文倩也只是區區商人之女,沒有通傳也是沒有任何資格進出宮中的……
  可明姬在唐晟之時,便與文倩莫名其妙地相當投緣,其膝下兒女也出奇地喜歡她!于是,在明姬的要求下,特地從趙忠信手中獲得了可隨意進出的令牌!
  有了這令牌,文倩出入宮中便猶如進了自己家中的后院一般,暢通無阻了……
  像往常一般,守衛見到文倩前來,只是稍微瞟了她一眼,便自動放行了!她也毫不在意地進入了宮墻,蹦蹦跳跳地走向了趙忠信官邸……
  她這一回,從自家商隊那邊淘來了由海外舶來的許多稀罕物件,一回來宋國便想將這些稀罕物件分享給阿勝與德姬這兩個可愛的小鬼靈精……
  正想著這兩個小鬼頭見著這宋地從未有過的稀罕物件,又將是何等一番興奮的神色呢!文倩便覺得自己仿佛也像自己想象中的那兩個小家伙一般興奮了起來……
  繞過高高的院墻,穿過長長的長廊,眼前已然是趙忠信的居所!這個時候,趙忠信一般都還在忙于批閱奏章,處理著國中的大小事務,因此一般都只有明姬在與兩個小孩在后院玩?!?br/>  “明姬大人,阿勝……”文倩剛拿著手上的“禮物”興奮地想要與三人獻寶,卻發現阿勝與德姬二人正在院中玩耍,而明姬卻目光呆滯地看著遠方漸漸下沉的夕陽,仿佛在想著些什么事情一般……
  “明姬大人?”文倩見狀,輕聲喊了下明姬,卻見明姬仿佛對她的話沒有任何回應,于是又提高了音量,再次呼喚道:“明姬大人!”
  這時,明姬才從終于緩過神來,看到文倩來了,又再次擠出了招牌式的微笑道:“文倩,你回來啦?”
  
公式规律开奖结果历史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