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問道三十年 > 第298章 誰輸誰贏

第298章 誰輸誰贏


  陸抗看著隊伍過來,羊錚與謝峰并轡而行在前面,后面的人眾有扛著獵物的,也有抬著的,對王導說:“看來他二人不會令你我失望?!?br/>  “他們如是大智者,自然不會令我們失望,如果只是莽夫蠻漢,何懼!”
  王導看著長長隊伍,嘴角掛起一絲笑意,“那些獵物上都有箭,是咱們特有的金翎箭?!?br/>  “他二人帶的人都沒佩箭,帶的刀?!标懣拐f,與謝峰和羊錚相遇,他就發現他們的人馬沒有帶弓箭,顯然不是來狩獵的,應是真的為水輪三事而來。
  “杜預因制水輪三事有功,羊錚任命他為襄陽守將,領兵一萬。杜預在中原治水有功,才為官入伍,并未聽說,他懂機械?!蓖鯇С了贾f。
  “懂機械的是羊錚和他夫人,這個水輪三事,不論是誰做的,利民就是善舉?!标懣箍囱蝈P與謝峰遠遠就翻身下馬向這邊走來,也起身,微笑看著他們。
  “如果不是杜預所造,為什么要將功授予杜預?”王導也起身相迎。
  “出售的可是明德商會。金銀肯定由正主收?!标懣馆p聲道,“那面的事兒可都安排妥當?”
  “都已辦妥,這幾天應該就有消息傳來,說來也怪了,這事兒最棘手的圖紙和機關竟然有人送上門?!蓖鯇樕隙嗔诵σ?。這事辦得順當,他臉上有光。
  “與敵人的敵人合作不錯。咱們的人當年在泰山動手,那兒的各方勢力不也是不謀而助么?!标懣剐那橐膊诲e。
  王導點點產學研,他看著漸近的羊錚、謝峰二人,干咳了幾聲說:“二位辛苦了?!?br/>  “長者考量我等,不知道所交答卷是否令長者滿意?”羊錚行禮道。
  羊錚現在以年歲論大家關系,行見長者禮,陸抗也不謙遜,請二人免禮道:“羊公子、謝少俠客氣,請自便?!?br/>  他改了稱呼,就是以民間身份相交。謝峰與羊錚盤坐在草地上,少了拘束,閑聊,陸抗與羊錚就地清談,王導看他二人清談投緣,興趣頗高,又加謝峰對二人觀點總結到位,將提問引導至新高度,便安排衛隊長分割獵物,也加入清談,他的道學修為自頗高,四人清談,時而撫掌大笑,時而吹胡瞪眼。到最后,是兩長者對抗兩青年,內容涉及廣泛。
  眾人看插不上話,又看分割獵物大致相當,便自尋了鍋,壘起鍋灶煮肉,兩方護衛剛開始還自煮自的,后來,就放到一起煮,熟了又一起吃,一起喝,給四位清談的也是撿精肉一起燉在小鍋中,一直用小火煨著。眾人吃飽,喝夠已是月上柳梢頭,觀四人還在激辯,就守著篝火休息。等待四位結束清談。
  四人在辯論到“戰爭是災難的締造者,還是終結者;改朝換代是否就能打破舊秩序,建起新秩序”時,誰也說服不了誰,他們爭吵到激動處,就似要開打一般,陸抗的衛隊長端上給四人煨著的肉湯說:“各位大人,夜深了,先吃點東西墊墊饑?!?br/>  四人方感覺餓了,也不顧禮儀,大嚼起來,吃過肉,喝了碗鮮湯,四人相視而笑叫:“痛快?!?br/>  王導此時方想起來問道:“誰家贏了?”
  “大致相等?!毙l隊長說。
  “真的嗎?”王導說,“我看看,怎么個大致法?!?br/>  衛隊長看他起身真要查看,訕笑道:“咱們是按堆估的,后來就伙到一起煮了吃,現在分不開了?!?br/>  “吃了自然是分不開,二位如果有意見,咱們再約個時間圍獵。規則照舊?!标懣箍粗鴩隗艋鹋运X的眾人對羊錚、謝峰說。
  “沒意見?!毖蝈P說,“我會約束部下,狩獵不許超越邊界線。如有禽獸先被吳人所傷而后被我兵獲得,都予送還?!?br/>  陸抗聞言靜靜看了羊錚數秒方緩緩說:“來而不往非禮也,我自也會如此約束自己部下?!?br/>  在羊錚與謝峰帶人離開后,陸抗問衛隊長,“你所估,誰家略勝?!?br/>  “我在分割時,刀鋒都會稍偏離,一頭百余斤猛獸,我方可多得數斤。就是如此,也是大致相當?!?br/>  “這么說,他們所獵都是我方先射中的?”王導沉聲問。
  “確實如此?!毙l隊長說。
  “咱們這是自家獸請人宰殺了?!标懣姑碱^皺起。
  “大人,他們并沒有帶走自家應得的那份。剩余的還在?!毙l隊人說。
  “這二人是我們今后強勁對手?!标懣拐f,他似很疲倦,裹緊衛隊人遞上的披風,“天亮回城?!?br/>  衛隊長應著,安排人值守。王導看陸抗并無睡意,在陸抗身邊打地鋪躺下,問道:“大人,謝峰仁愛俠道精神為什么晉國允許存在?他們替天行道,多有不法之舉,枉顧他人性命,就是十惡不赦之人,也該由官府審理定奪。仁俠精神雖在民間有存在基礎,但官府不應放縱,私斗、尋仇風起,不利國家長治久安?!?br/>  “各王朝法令是以儒家思想為主,強調的是貴賤有別,人分三教九流,法令根據人等,設置特權。奴婢如牲畜一般可自由買賣,佃戶雖有自己的一點土地,但還是信賴主家屁護,一旦失地,男的淪為奴,女的淪為婢。貴者視賤民如草芥,這與天下萬物均等道家思想不符。
  人雖被人為地區分等級,但賤民也有自己的思想。就是動物在被捕殺時也會反抗,況且是人。晉王朝沿襲魏朝門閥世襲制,他法制的弊端很明顯,而晉皇帝又不敢大刀闊斧廢棄世族門閥制,謝峰他們的存在在一定程度上彌補了晉王朝法令不足處?!?br/>  “所以剛才論“改朝換代是否就能打破舊秩序,建起新秩序”時,大人方以權力的迭代而亦一言概之?”
  “武帝是軍事家,不是思想家。自然就是權力迭代而亦?!标懣顾埔矝]睡意,看著星空說,“如果由他二人治理天下,也許能建起新秩序?!?br/>  “他們的思想太前沿,就是如大人一般開明人士,也不能接受。況且他人?!蓖鯇u搖頭,羊、謝二人萬物均等,天人合一的思想,他認為當前不能推行。
  “他們播下自由的種子,總會慢慢發芽?!标懣怪钢强照f,“帝星西移,周圍群星璀璨,他們或會在西邊有成就?!?br/>  “如果他們把大漠真變成綠洲,還會那么安靜嗎?”王導自語著。
  “不會。利益的爭奪是這世界最精彩的篇章。法令不也就是在均衡著各方利益嗎。也許有了爭奪,他二人自會守護他們經營成果。在西部,他二人在,無人能敵,如果開國,推行他們的思想,應該會有所成?!?br/>  王導聞言笑了:“大人,你很看好他二人。晉王朝現在不管他們,不代表以后也不管。他們所居大漠一部分歸屬晉王朝,在那兒建小國寡民自由世界可以,但要與晉王朝分庭抗禮不行?!?。
  “大漠處在鮮卑和匈奴包圍圈內,我還真想知道,他們會怎么處理和周邊各民族關系,又是如何與晉王朝博弈。他們眾生平等的自由世界什么時候能建立?!标懣拐f。
  他欣賞謝峰和羊錚,但對他們的思想并不看好,門閥世家制根深蒂固,他們這類打破特權利益的思想,會被討伐,而被奴役數千年的百姓,也是將信將疑。他們的想建立的新世界還沒有廣泛的社會基礎,但會形成小眾群體,他二人如以小眾群體建立自己的組織,那便會建新秩序。陸抗現在渴望能在有生之年能看到羊錚與謝峰建立自己想要的秩序。
公式规律开奖结果历史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