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天幕之全球直播 > 第166章 開山一斬

第166章 開山一斬

何其囂張,何其自負!
  他這一舉動頓時引來了大片不滿。
  不過此時秦小宇的摸樣,就像發現了商機的商販,根本不在意別人的眼光,他原本還有些擔心剛剛戰斗太快,會不會影響后續挑戰的人數,而少女的話無疑是提醒了他。
  都說無利不起早,不如就把好處擺在明面上,不怕他們不“積極”。
  少年分,是少年班獨有的內部積分制度,也是日后他們四年學業生涯花銷的基礎。其中分值不僅可以兌換金錢,還能在江南學府,或者各大實力間,購買修煉資源,是每一位學子眼饞且剛需的東西,也是身為少年班學子,所享受的福利之一。
  每一位學子入學,都會得到十分的基礎分,想要繼續獲得更多,就必須得完成學校布置的任務,比如完成獵靈師任務,做完學科研究,參加競技挑戰等等,這些在來的路上,藍樂樂有提到。
  “你現在的樣子,真不是一般的欠揍?!鄙倥@然明白了秦小宇的意圖,嘴角一撇道。
  “那你可就冤枉我了,我只是受人之托,順便收點利息而已?!鼻匦∮钤频L輕的道。
  少女聞言,下意識瞟了眼一旁的諸葛文。
  諸葛文心中暗罵一聲,可表情不變,依舊一副導師做派,眼瞧二人已經就位,沒多說什么,直接宣布了比試開始。
  “或許像你說的那樣,不過無論怎樣,這頓打,你是跑不掉了?!?br/>  少女說話間,扭動***,邁步而行,身后一把闊門大刀由虛轉實,被她扛在肩上,這柄夸張的大刀,近兩米長,刀刃森寒,刀身前端翹起,造型詭異,與她那纖細的身材,構成了一副另類的......美。
  場外藍樂樂嘴角微翹,盯著那扛刀少女,眼神竟少有的露出欣賞之意。
  雖然很意外少女的造型,可不妨礙他攻擊的釋放,一團火球在他手中無聲無息間升起,同時為了掩飾,靈瞳隨之浮現。
  少女譏諷一笑,腳下驟然加速,纖細的身板扛著那把大刀,速度卻是極為驚人。
  火球拖出一道光尾,徑直撞向少女。
  面對火球,少女面不改色,握住刀柄的手腕一轉,寬大的刀身從其肩上滑落,大刀于身前來了個大回環,與此同時,少女躍身而起,整個人于刀面上方,火球于下方。
  火光瞬間炸裂,強烈的爆炸,沖擊在刀面,瞬間將少女抬上高空,隨后借助爆炸的力道,少女身形轉動,拖著大刀,以巧勁改變反向,竟以力借力轉而朝著秦小宇,當頭斬下!
  整個動作一氣呵成,行云流水,如此大的一把大刀,被少女耍起來,竟一點也不顯笨重。
  這一切看在秦小宇眼中,忍不住贊嘆一聲,同時身形迅速后撤,只將一顆火球留在了原地。
  轟!
  火光乍現。
  不過下一瞬間,盯著火幕的秦小宇,眼神微動,只見火幕突然從中一分二,一道纖細柳弱的身影拖著把大刀,如踏風而行。
  “這是,刀氣!”
  看著割裂火焰的“罡風”,秦小宇微微愣神,轉頭看了眼場外的藍樂樂。
  “還敢窺探我家樂樂,小子,你在找死!”少女嗔喝一聲,來到近前,斜刀上斬。
  “你家樂樂?”秦小宇眉頭一挑,再次后退,身形竟一點也不比少女慢。
  “速度可以呀,小子!“
  說罷,少女心中默念一聲“一重山!”。
  周身刀氣頓時大盛,手中拖刀更為夸張,所過之處,地面寸寸崩裂,少女的身形速度驟然間提升,大刀揮舞而起,鋒銳的刀橫掃八方,像之前的火球攻擊,根本無法再從正面近身。
  秦小宇并不著急,眼底銀光微微閃動,本想利用對戰江湖的招式,對付面前少女,結果讓他沒想到的是,少女心無旁騖,眼中似乎只有自己,根本就不去設防四周。
  難道這姑娘一根筋?一個火球無聲無息間出現在少女身后,然而剛一出現,還未成形壯大,就立刻被少女發覺。
  鋒銳的刀氣,一閃而逝,甚至不需要少女回頭,火球便已被掐死在萌芽里。
  以刀氣形成場域,就如同蜘蛛網,四周某處一旦有動靜,就會被立刻發現,秦小宇看出其中的玄機,不得不承認,這少女對于刀氣的運用,比藍樂樂強了很多。
  少女面露不屑,“小子,你太讓我失望了,難道就會這些猥瑣的伎倆?是男人就拿出點真東西!”
  秦小宇眼中古怪更勝,面前這少女看似咄咄逼人,可秦小宇能感覺得出,她與之前那個叫江湖少年,對于自己的敵意,明顯不同,現在咀嚼回想,好像從一開始,少女就是來故意提醒自己的。
  想到這,他余光瞥了眼場外面帶笑意的藍樂樂,內心犯嘀咕,難道這家伙......是自己人?
  “和我對戰,還敢走神!”
  少女毫不客氣一刀斬下,大刀之上散發出來的凌厲刀氣如同風暴,面前幾十平米的地面,瞬間化做蛛網。
  身處刀氣包裹范圍,秦小宇這一次沒有再后撤,他也沒有在去釋放靈技,就那么右腳向前一踏,血氣內斂,不顯絲毫,地面更是紋絲不動,然而他周身半尺空氣,卻是瞬間炸開,連同襲到近前的刀氣,一同消失,歸于平靜。
  場外觀看的眾人,眼神這一刻都發生了變化,原本他們都以為,秦小宇是位精于控火的靈師,戰斗一開始,面對持刀少女逼迫,連連后撤,多是害怕近戰,可如今來看......似乎并非如此。
  遠處教學樓上,三位中年人皆是點頭,僅這一手,就能看出秦小宇的血氣造詣,一般的高階血氣者,都未必能做到這一點,這其中身著迷彩的老宋,嘴角笑意最濃。
  秦小宇站在原地未動一步,少女一刀被破,眼神卻是大亮,身距秦小宇二十余米,抬刀斜指,大笑一聲,“很好!很好!“
  笑罷,她周身刀氣,頓時如同井噴,“二重山!”
  少女周身恐怖的刀氣,比于之前更為夸張,以她為中心旋轉而上,形成一道道白色刀芒,腳下地面頓時歸裂,那刀氣鋒銳異常,可偏偏又如山岳將傾,壓得讓人胸口沉悶。
  刀氣在爆發之后,迅速回收,不再如之前那般肆虐,反而全部會聚于刀身,那個森白大刀嗡嗡作響,形如山岳,氣若開山,舞動起來大開大合,滿滿的巾幗氣概。
  從她那火熱眼神中,秦小宇只讀出了兩個字,求戰!
  他笑了起來,原本還想借此機會,更多磨練一下,控火與靈技的配合,可沒想得到遇到一個如此“純粹”的女孩。對方強烈的戰意,讓他心頭也不免火熱起來,既然如此,陪她戰一場又何妨。
  秦小宇不進反退,二人頃刻間撞在一起,讓人眼皮打顫的是,那姓秦的小子,竟然就用拳頭和人家的大刀硬碰,雖說是有意避開刀鋒,可這也太不科學了,這家伙的拳頭怎么這么硬。
  拳刀相碰的聲音,從二者相撞的那一瞬間起,便開始響徹不停,二人全程近戰,身形從場中一側打到另一側,壓實的黃泥地面,如同田牛犁地,寸寸翻起,這期間少女豪爽的大笑,不輸男兒。
  秦小宇將血氣斂于體內,并未用全部實力與少女對戰,并非輕視,只是不想讓這場比試變得不公平,他的金色血氣本就遠超常人,如今又重修一次,如果全力釋放,少女堅持不了三個回合。
  不去以力壓人,對于這位少女,秦小宇更多的與她比拼近戰技巧。
  平心而論,比較于之前那位江湖少年,少女明顯更對他的胃口,不僅實戰經驗極為豐富,巨刀揮舞之間,無比巧妙,且對于刀氣的運用,更是遠遠在藍樂樂之上,這讓他對于整個少年班,更加高看一分。
  “痛快!秦小宇是吧,我叫鐘曉曉,接下來這一刀,你若接得得住,便算我輸!”
  少女大笑一聲,驟然拉開距離,手中名為“開山”的大刀,反轉一周,舉過頭頂,由單手持刀變為雙手,刀身之上的充沛的刀氣,竟在天空中匯聚成了一把百米大刀。
  看到這一幕,場外半數人下意識吞咽了口吐沫,吐出“瘋子”二字。諸葛文身后的圖騰也在此刻幻化而出,隨時準備出手。相比其他人,此時藍樂樂則是雙目閃動,眼神之中露出向往,她也是聽說,這柄由刀氣組成的大刀,并非靈技,卻更勝靈技,是由少女憑借對于刀氣的嫻熟運用,自創招數。
  “這一招叫,開山一斬!”
  伴隨著少女大喝,百米大刀,攜帶著如同山岳般的壓迫,轟然斬下!
  
公式规律开奖结果历史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