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老街中的痞子 > 1374.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 拜訪 下

1374.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 拜訪 下


  李玄塵活的久了,看慣了悲歡離合,對于老佛爺的遭遇,談不上同情,輕聲道:“她受的苦多,但是享的福也不少,年僅耄耋之年,手中掌握的財富達到驚人的程度,親人滿堂,身體依舊康健,所以算不上苦。對了,老馮那老不死的,閉眼睛了沒?”
  “馮叔是道家奇人,養生術一絕,臨行時見過老人家,看起來還和十年前一樣年輕?!崩姿鼓耆鐚嵈鸬?。
  “屁的奇人,不就是不近女色清心寡欲嘛,活的跟木頭似的,還不如早死早超生?!崩顮敔斃浜叩溃骸敖o他帶句話,閉眼前來找我一趟。幾十年的老交情了,見閻王之前,總得叫他心服口服?!?br/>  “一定轉告?!崩姿鼓旰Φ?。
  大剛蹲到墻角,跟花臉一起吞云吐霧,抽著抽著,突然呲牙笑道:“幸虧老子生兒子生得早,等二妮生完閨女,先把這門娃娃親訂了,娘長得好,爹也不差,生出的閨女指定水靈,嘿嘿,便宜我那傻兒子了?!?br/>  花臉挑了挑眉毛,笑道:“聽說亮子哥剛生了男孩,你不怕他捷足先登嗎?”
  “不懂了吧?”
  大剛賊兮兮笑道:“這親事啊,年齡太接近了,反而不好,比如有句老話,叫做狗咬狗一嘴毛,說明了啥問題?雙方都強勢,日子肯定過不下去。所以男的一定要比女的大幾歲,懂得謙讓和包容,一強一弱,一陰一陽,就像李爺爺練的太極,雙方進行互補,才能白頭偕老?!?br/>  “狗咬狗一嘴毛,是這么解釋的嗎?”花臉充滿疑惑道。
  “你管他咋解釋呢,把生子和二妮糊弄住不就完了,那倆貨肚子里的墨水,比我多不了多少。為了這通說辭,我特意找高人請教過,花了好幾百塊的飯錢呢?!贝髣偧樵p笑道。
  幾句話就想騙個兒媳婦?
  花臉實在跟他聊不下去,熄滅煙頭,拍屁股走人。
  就在大家伙笑意盈盈期待新生兒的時候,產房大門打開,一名中年女性摘掉口罩,急匆匆問道:“產婦軟產道損傷,就是俗稱的大出血,需要家屬馬上簽字!”
  眾人瞬間愣住,心情跌至谷底。
  崔亞卿骨骼纖細,骨盤狹窄,本來就不適合順產,可她為了孩子健康考慮,堅持采取自然分娩,沒想到遇到了產婦最難邁過的那道坎兒。
  見到沒人答話,女醫生不悅道:“我早就勸她要刨婦產,可她就是不聽,現在出了意外,沒人敢承擔責任了嗎?!目前產婦情況危急,每一秒都是在和死神賽跑,你們如果不管,后果自負!”
  三妮是被姐姐的情況嚇懵了,平時的伶牙俐齒變的磕磕巴巴,“我,我,我是產婦的妹妹?!?br/>  “妹妹?”女醫生掃了她一眼,“她丈夫呢?”
  “事發突然,我姐夫沒在家,爸媽也出去旅游了,最親近的人就是我了。醫生,求求你,無論如何也要保住我姐姐的命?!比堇t生手臂,苦苦哀求道,一想到姐姐危在旦夕,眼淚止不住流下。
  女醫生正色道:“人我們肯定會救,先簽字?!?br/>  三妮哭哭啼啼拿起了筆。
  雷斯年面色沉重道:“醫生,請您務必要救活她,如果母子平安無事,我會答應你任何請求?!?br/>  “行賄???準備拿出多少錢?十萬還是二十萬?你這種人我見多了,沒出事則已,假如出了事,恨不得把醫院告倒?!迸t生不屑道。
  雷斯年沒跟她打嘴皮子官司,而是記住了她的胸牌資料,轉身拿出電話,播出一個手機號,“幫我查一個人,武云市第二醫院產科副主任,徐小琴,我有一個親人正在接受她的手術,至于需要什么?不用多說了吧?”
  雷氏集團能夠做成西北巨頭,這要得益于嚴格到苛刻的辦事效率,集團總裁一發話,自然會有人會張羅好一切事宜。
  徐醫生聽完雷斯年近乎嚴厲的電話,又看到他氣宇不凡,皺眉道:“你是誰???敢打聽我的個人隱私,小心我去告你!”
  “商人?!?br/>  雷斯年淡淡回應,后面又補充道:“一個你惹不起的商人?!?br/>  女醫生將他從上到下掃了一通,冷哼一聲,“你應該去看看精神科?!?br/>  轉身回到了產房。
  “二妮的命在人家手里,別犯渾?!?br/>  李玄塵掏出了一款百十塊錢的老人機,“你能在西北呼風喚雨,但這里是燕趙,你的手伸不了那么長,還是我來吧?!?br/>  老爺子撥出了上面寫有兒子的號碼。
  別忘了,李家的后代里,不止有一個女強人李穆潔,還有位副部級的省委大員。
  不出五分鐘,走廊里響起了密集的腳步聲。
  一行身穿白大褂的長者用幾乎是小跑的速度,飛快來到產房門前,排在第一位頭發稀疏的中年男人稍微打量,沖李玄塵彎腰笑道:“您就是李老爺子吧?我是這家醫院的院長,給您帶來的不便,表示萬分抱歉?!?br/>  “嗯,快去救人吧,等到母子平安,我再對你感謝?!崩钚m揮手道。
  “不敢當,不敢當,您放心,我會安排最好的產科醫生進行救治?!痹洪L使了一個眼色,幾人快速進入產房。
  院長坐到李爺爺旁邊,堆笑道:“您就在桃園街住吧?下次來的時候,隨便叫個醫生把我喊來就行,早點打招呼,能省去很多麻煩。我叫鄒有根,跟李書記是校友,您喊我小鄒或者樹根都可以,幾年前,我跟李書記還在同學聚會時一起吃過飯?!?br/>  李玄塵喜歡清凈,所以命令李少杰三緘其口,決不允許自己的住址暴露,否則明天就能變成第二個市委辦公室。
  不過有求于人,李玄塵也不好意思態度冷淡,勉強笑了笑,“下次等少杰回來,我叫他請你吃飯,給你當面致謝?!?br/>  “哎呀,老爺子,都是自家人,謝不謝的無所謂,我這人就是喜歡喝點酒敘點舊,您這金口一開,我可就有口福了?!编u院長哈哈笑道。
  至于敘舊還是套交情,那就不得而知了,省委大員的答謝宴,足夠使他能吹幾年牛皮,或者有上升的資本。
  一個有心結交,一個隨便敷衍,四十分鐘過去,大門終于打開。
  幾人聽到猶如天籟的四個字之后,終于放下心中大石。
  “母女平安?!?br/>  
公式规律开奖结果历史纪录